挽风甜

满载埃归太太是神仙!

〔土拨鼠式旋转尖叫jpg〕

〔瑞金/HE〕沙雕短文

依旧很短
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着的手开始沙雕
he
有木有小可爱给这篇文起个名字吖
起名无能党就是我√

“啧。”

   面色略有些苍白的格瑞带着烈斩正飞速赶往第二个参赛地点。一路上,他十分沉默,一言不发。

   就在一个小时前,金原本正在跳动的头像突然灰暗下来,仅留一丝微弱的光芒在其中流动。在这之前,金只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鬼天盟遇袭。”

   此后,便再无音讯。

  

   格瑞到达鬼天盟时,地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光洁的白色大理石瓷砖被浓郁的鲜血染红,破碎的衣物在各种地方不断飘落,仿佛一场大战刚刚结束,却又似从未开始。

   格瑞谨慎的望向四周,动作极其缓慢的抽出背在身后的烈斩,仔细检查着四周染血的衣物。

   他用刀尖挑起一件件衣物,尽管脸上面无表情,但他的内心如同翻江倒海。他希望自己可以平静下来,可是他的心跳仿佛配合着他的心情,焦虑不堪。

   他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可是下一件被检查的衣物让这名大赛第二的天才参赛者的身形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那是金的衣服。

   格瑞也顾不得一件件的看那些衣服了,他径直冲向鬼天盟的内部。

   大门处有一个人。

   鬼狐天冲。

   “格瑞先生,我知道金在哪里。”

   一阵风吹过,刀悄无声息的已然架在鬼狐天冲的脖子上。冰冷的刀锋轻微的刺痛着他的皮肤,他却仿佛毫无察觉这危险的一幕。

   格瑞面色冰寒,一言不发。

   鬼狐天冲丝毫没有介意格瑞的态度,也没有生死握在他人手中的慌张,抬眼漠然看了一眼他正前方将阳光挡住大半的格瑞,语气玩味道:

   “他就在鬼天盟大门里边哦。”

   就在鬼狐天冲一恍神的时间,格瑞再度从他眼前消失。

   华丽而又沉重的木制大门被粗暴的踹开,圆形拱窗上的玻璃发出不堪称重的吱呀声响,繁复的花纹雕刻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央,宛若一个阵法,将中间沉睡的人包围起来,一如金丝雀的牢笼,尖锐而又美丽,却无法得到。

   金微闭着双眸,柔顺的发丝摊在地上,美好的如同画般。

   阵法中央。

   格瑞的面部依旧没有表情,甚至连一丝怜悯都没有,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冷漠的注视着金。

   他慢慢的走过去,仔细的盯着金,目光仿佛要把他全身都看遍,刻在脑海中。

   格瑞突兀的站在华丽的阵法中,蹲下了身子。

   轻吻金的眉心。

   那一瞬,格瑞眉目如画。那是他第一次对别人露出这般温柔的表情,温柔的不像他。

   但那之后,格瑞的表情再次变得如往常一样,甚至更加冷漠。眼中如同冰寒的湖泊,激不起一丝浪花。

  永别了,金。
   
 

   “哈哈哈哈我就说格瑞肯定喜欢你啊!”

   突然一道丧心病狂的声音回荡在华丽的大殿里。

   格瑞冷漠的望向屋顶。

   凯莉叼着棒棒糖满面笑容的看着他,没有丝毫形象的坐在天花板的吊灯上边。星月魔女笑的仿佛要叼不住嘴里的糖,身形不住的颤抖。

   格瑞满脸冷漠的转头望向金。

   金早就已经坐了起来,满脸通红,看着格瑞满脸讪笑的说道:“哈哈哈……格瑞这只是一个玩笑……一个玩笑……”

   “凯莉你淡定一点……”紫堂幻的声音响起,他从大殿正门走了进来。

   “哈哈哈你们俩全身都散发着gay和恋爱的气息却谁都不表白,我都替你们着急,要不然我干嘛找传销组织(?)去帮忙啊!花了我一堆积分。”

   传销组织盟主大概早就跑路了。

   格瑞看着大殿中满脸通红的金,突然轻声道,

   “我喜欢你。”

   说罢,转身就走。

   金突然被这巨大的喜讯砸昏了头脑,迅速从地上跳起来,屁颠屁颠的就扒在格瑞的衣服上。

   “格瑞格瑞,我没听清嘛!再说一遍好吗!”

   “……”

   “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啦!”

   “朋友?”

   “男……男朋友(//∇//)”

   凯莉面无表情的嗦着棒棒糖看着单方面企图秀恩爱的金。

   “啧,人设如山。”
  
——End

  

  
  
  
我仿佛看到格瑞的人设举起了50米长的烈斩。

烈斩同意我先跑四十九米。

溜了溜了_(:з」∠)_

〔杰佣〕《恋爱时分》(直播向 3)

混个更
国庆三日更打卡〔3/3〕

杰克x主播奈布

私设超多
*设定是可以在游戏里说话的
*奈布是新操控佣兵
*庄园只是个游戏
*直播梗

以下正文

腹黑忠犬攻x冷静受

杰克敲开对话窗,再次发送信息。

   杰克:奈布联机呗

   奈布:说过不联了

   杰克:那我就讲我起的新名字了

   奈布:联

   奈布:我邀请你

   〔?!!〕

   〔奈布不要怂!〕

   〔跪求新名字_(:з」∠)_〕

   〔奈布不要答应他,我们要听新名字_(:з」∠)_〕

   〔主播公然达成py交易〕

   两人很快组好了队,点击确定,开始游戏。

   奈布应水友们的要求,还是用的佣兵。两个队友是机械师和慈善家,杰克看了看,选择求生者。

   牛仔。

   〔噫呜噫呜这个很难玩的吖〕

   〔刚出的,会玩吗〕

   〔感觉杰克这波操作会比较神奇……〕

   〔hhhhh我相信秒挂〕

   游戏开始。

   伴随玻璃破碎的刺耳声音,杰克刷新在了红教堂。

   〔这个地图……〕

   〔去走红地毯吧hhh〕

    〔这个地图容易修机所以jio克咱们去浪〕

   杰克看了看周围,他刷新在了红教堂的正中间。

   那么,作为一个可修机可溜鬼的角色,而队伍里还有一个溜鬼的佣兵,牛仔应该怎么做呢?

   当然还是溜鬼_(:з」∠)_

   翻板翻窗冲刺加速。

   很快,监管者就过来了。

   杰克轻笑着,操纵着牛仔,转头就跑。

   牛仔绕过了一个又一个障碍,冲到墙附近。

   “如果想要甩掉屠夫的话,建议在比较高的墙附近转一转,甩不掉的话还可以去板区砸人。”杰克道。

   奈布此时也在墙区,深红的心脏和地图旁边的提示告诉他监管者就在他附近。

   监管者!

   不管了,直接冲过去绕墙砸板子就好。

   奈布操纵角色一个钢铁冲刺直接冲到墙边拐角处,拐角有个人——

   杰克。

   〔转角遇到爱~〕

   〔刷起转角遇到爱!〕

   〔哈哈哈哈有毒吧一转头就撞上了〕

   奈布脚下丝毫不停,钢铁冲刺冷却时间一到就打算再次冲刺。

   可惜被牛仔一套索套住扛了起来。

   〔现在套住佣兵以杰克的经验来讲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

   〔所以杰克只是想抓住奈布!〕

   〔杰克抱住套索瑟瑟发抖〕

   奈布也没下来,静静的任由角色趴在牛仔肩上。

   〔噫 基情〕

   〔确认过眼神~遇上了对的人~〕

   〔这是不打算深柜的节奏吗?〕

   牛仔一直跑到了板区,站在板子后面的无敌角等着监管者过来。

   监管者和牛仔互相瞪视着。

   闪现!

   杰克当机立断,往后一跑砸了板子迅速开溜。

   他估算了一下监管者的闪现冷却时间,牛仔背着佣兵冲向十几米外的另一个板子。

   这时奈布突然从牛仔背上跳了下来,一头撞上场景物体,钢铁冲刺直直的冲向那个板子。

   杰克在惊奇之下也没说什么,因为他身后的监管者仅仅离他一步之遥。

   他拉开视角看了监管者一眼,仅剩一点点可以擦刀的距离,而板子离他唯有一步之遥。

   杰克的角色已经冲到板子前面,只要他走到板子后面砸下板子,就可以成功的甩开监管者。

   这时,佣兵面无表情的角色脸转头冲向他。

   砰——

   板子无情的将杰克和监管者放在了一起。

   牛仔,残血。

   杰克一脸懵圈。

   〔哈哈哈哈奈布干的漂亮!〕

   〔这个板子怕不是有毒〕

   〔板子:我骄傲自豪〕

国庆日更打卡〔3/3〕

混更所以很短

〔幸佣〕黑化梗

这是尐梦大大的梗哦!经过授权了!
@尐梦
jie meng
我发誓不是be
短的跟个小梗一样……
国庆三日更打卡〔2/3〕

我叫奈布萨贝达,是一名佣兵。

   我来到了庄园。

   在这个黑暗的庄园中,所有人都拥有自己的独特技能,为此谋求生命。却只有他,一无所有。

   但他有着独一无二的幸运。

   最近我很在意他。他是第一个来到庄园的。在这个充满腐臭气味和绝望的地方,他的存在是那么耀眼。

   他就像天使一样,仿佛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用来形容他的。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记得,在第一次遇到他时,幽蓝的天空下,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灰色衬衫和裤子,在密码机旁边,尽管监管者就在他附近,深红的心脏不断的跳动,他却从而不迫,步履轻而优雅的走着。他亚麻色的发丝在空中飘动,眼眸仿佛黑水晶般深邃。他的衬衫袖口松松挽起,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样。

   他冲我笑了笑。笑的很甜。

   却又那么的令人着迷。

   他把他刚摸到的橄榄球塞到我的手里,在我耳边吹了一口热气,道:“前辈,大门开了,直接跑吧!”

   我下意识的照做了,冲到大门处,没有监管者守着,很轻松的逃脱了。

   这局后来是平局。

   幸运儿,佣兵逃脱。

   游戏之后,我去找幸运儿道谢,若不是他引开监管者,我不可能逃脱。

   找到他后,发现上一局的园丁和律师也在。

   幸运儿看上去感动又悲伤。

   “呜……园丁小姐最后在大门处帮我抗了一刀,要不然园丁小姐就不用死了……”

   “没关系啦,应该互相帮助哒!”

   “律师先生也在破译时被恐惧震慑了……我离他最近……但是我一心想要修完密码机才走……没来的急救他……”

   “只是失去了这场游戏的记忆罢了,没事。”

   他果然是天使啊……

   又是一局游戏。

   幸运儿看到了我,笑着和我打招呼:“前辈早安啊!”

   他就像天使一样。

   天使是美丽的,不会让我孤独,所以我等待天使的到来,我也喜欢着他。

   但天使是我幻想的。

   世界上没有天使。

   ……
  
   我看到他死死的按住园丁的手臂,笑的肆意,张狂而又不可一世的看着监管者——

   “怪物,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红蝶以扇掩面,凤眼微微上挑,玩味的看着恐惧的园丁和幸运儿。

   “哦呀,你这副脸蛋竟能办出这样的事情,真是令我意外啊。”

   “啧,你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了。”

   “好啊,我答应你。”

   “记得不要抓佣兵。”

   轻松的抓捕,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断的心跳声终于引起了监管者的注意。

   “哦呀,看来你们大概需要一个安静的谈话时间呢~”

    红蝶依旧轻笑着,拿出般若面,戴上。

   园丁,死亡。

   ——在游戏中死亡会被强制复活,但醒来清除上局游戏相关的记忆。

   “噗,第一次觉得这种规矩没有那么恶心了呢。”

   我看着幸运儿,他依旧用甜甜的腔调和我说话,可却令我不寒而栗。他睁大他的眼睛,笑着说出令人恐慌的事情,

   “那么,只要前辈忘记以前的记忆,还是会喜欢我的吧~”

   幸运儿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枪,枪口直对着我。

   “没想到这把枪会用在前辈身上呢。没关系,只要这一枪,前辈就会忘了这一切,重新喜欢上我的。”

   呯。

  枪声响起,被鲜血染红的身体仿佛断线的纸鸳一样向后倒去。

   失败,一人生还。

   幸运儿逃脱。

   ……

   “早上好啊,幸运儿!”

   “伍兹小姐早上好。”

   “早啊,幸,你是唯一活下来的,你跟我们讲讲发生了什么事吧。”

   “呜……都是前辈们在保护我……”

   “别哭了……”

国庆日更打卡〔2/3〕

当庄园里流行起了土味情话 〔下〕

那个宿伞之魂的梗是找别人借的,经过同意授权啦!
@青木庄白
(我是手机版发不了链接QwQ)
国庆三日更打卡〔1/3〕

1.蛛机

   特蕾西小跑追上瓦尔莱塔,气喘吁吁的冲她招招手,大声喊道:“瓦尔莱塔,你的新身体部位做好啦!”
   
   瓦尔莱塔笑眯眯的看着不停擦汗的女生,轻轻开口道:“哪个部位啊?”

   “是手臂呐~”身着卡其色衣服的女生睁大自己的纽扣眼,同样笑着回答了她的恋人。

   瓦尔莱塔假装严肃的板起脸庞“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在给我做手术时是不是把我的心脏都改成金属了。”

   “???”

   “因为我铁了心的喜欢你。”

   特蕾西:(//∇//)



2.摄殓

   新来的卡尔被牛仔叫成了“女士”表示非常不爽。

   约瑟夫听闻后笑着望向卡尔的眼眸。

   “其实你很漂亮的,要不然也不会被他称作女士。”

   卡尔听后略微抬起眼眸看着约瑟夫,微微摇了摇头,默默的伸手指向自己的口罩。

   “我是男的……”

   约瑟夫笑的更加肆意,眼神揶揄的看着恋人,带着些许调笑意味的说道:“如果漂亮也是一种病的话——”

   卡尔再次抬眼看他,约瑟夫一把扯开卡尔的口罩。

   “那你一定病的不轻。”

   摘下口罩的入殓师脸色带了些薄红,

   “中文学的不错。”

约瑟夫:〔心里偷笑.jpg〕



3.宿伞之魂

   范无咎烦躁的扯着军工厂的杂草,不耐道:“庄园真是无聊。”

   谢必安听后笑了笑,“那不若来玩一玩语句接龙?”

   范无咎噗嗤一声笑出来,

   “那是什么时候的老游戏了,怕不是只有小孩子才玩罢。不过若是哥想,那我便陪你玩上一会。”

   谢必安依旧是温和的模样,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开始了。”

   “好,哥哥请便。”

   谢必安皱了皱眉头,一幅思考的模样,半晌,手指敲了敲桌面,朱唇轻启:“夸父追日。”

   范无咎玩味的笑了笑,答到:“我追你。”
  
   “庄周梦蝶。”

   “我梦你。”

   “叶公好龙。”

   “我好你。”

   “周郎顾曲。”

   “我顾你。”

   谢必安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低头轻笑。

   范无咎不解,语气疑惑道:“哥,有什么事吗”

   谢必安垂眼望着范无咎,“没什么,只是下一句话你一定要接好。”

   范无咎有点疑惑的点了点头。

   “后羿射日。”

   “……”

范无咎:〔突然安静如鸡.jpg〕



4.鹿幸

   幸运儿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穿着女仆装开始了一局游戏。

   他一开场就直接找到了鹿头。

   他闭着眼睛,脸色通红,毅然决然的往懵圈的鹿头踏出了一步。

   “鹿头!”

   鹿头挑眉看着幸运儿,声音不带一丝波动的道:“有什么事吗?”

   幸运儿依旧红着脸,他深吸了一口气,本就不大的声音更弱了几分。

   “我……我发现鹿头先生有个缺点!”

   “有什么缺点?请多多包涵。”

   “缺……缺点我!”

   幸运儿喊完后脸色红的近乎滴血,掉头就跑。但鹿头眼疾手快的一钩子勾住了幸运儿的裙摆,原先的冷漠早已消失不见,脸上有点不自在。

   “我喜欢你……”

5.冲撞

   裘克望着手里的一张小破纸条,深吸了一口气,望着面前满面疑惑的前锋说了一句完全不适合自己说的话,

   “众生皆苦,唯有你是草莓味。”

   威廉起初有些迷茫,后来却带了一丝无奈的笑意。

   裘克在内心狂喊:哇塞那帮不靠谱的监管者终于靠了一次谱这一定是因为他们有男/女朋友了啊!

   裘克眼中笑着的前锋说道:“尝遍众生,才知我甜?”

   裘克瞬间一脸懵圈。

   “好吧,谁叫我就是喜欢你。”

   裘克:〔开心.jpg〕






国庆日更打卡〔1/3〕

当庄园里流行起了土味情话〔上〕

当庄园里流行起了土味情话的时候~

1.杰佣

   杰克开着雾隐,悄悄的溜到了奈布的身后,一下子抱住了他,甜腻腻的喊道:“小先生~”

   奈布一边低头修理着自己的护腕,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嗯?怎么了?”

   杰克假意委屈道:“我迷路了……”

   奈布继续看着护腕,随口问道:“你要去哪?”

   杰克笑起来,低头深深的埋在奈布的发间,道:“我要去一个你认识的地方,你的心……”

   奈布终于抬起头来,用不确定的口气说道:“八嘎牙路?”

   杰克:“……”

   杰克:〔内心mmp但还是要紧紧的抱住奈布.jpg〕



2.园医

   艾米丽气喘吁吁的冲到艾玛的旁边,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艾玛!”

   艾玛笑着转过头,道:“天使要干什么吖?”

   艾米丽小声说道:“最近庄园里一直有我喜欢你的谣言呢。”

   艾玛心里微微失落,摆摆手随意回道:“你要澄清吗?”
  
   艾米丽看着艾玛碧绿的眼眸,仿佛跌了进去,着了魔似的一下子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嗯,我要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

   回应她的是一个蜻蜓点水式的吻,落在她的眉心。

   “我也喜欢艾米丽呢~”

   艾玛:〔天使这么可爱想太阳怎么办.jpg〕〔鼻血〕

  

3.欺诈

   克利切:“瑟维!”

   瑟维:“有什么事吗?”

   克利切:“唔……对不起”

   瑟维一愣,看着克利切道:“怎么了?”

   克利切有点心虚的看着瑟维,“克利切不应该在修机的时候乱丢零件……”

   瑟维哭笑不得,“好啦,没什么事的。”抬手无奈而又宠溺的抚了抚克利切的脸庞,“校准其实很简单的啦。”

   克利切在一段的脸红后又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意盈盈道:“可是瑟维还偷了克利切的东西呢!”

   瑟维有点懵,“可是我没有偷啊?”

   克利切咳了咳,假意不满道:“你闯进克利切的家里偷走了克利切的心!这么贵重的东西!”

   瑟维哑然失笑。

   “这么贵重的东西,那只好用我的一生来补偿咯。”

   瑟维:〔深吸一口媳妇.jpg〕



4.蝶盲

   海伦娜:“美智子酱!”

   美智子温和道:“怎么了?”

   海伦娜开始小声的碎碎念,“最近庄园天气越来越冷了,记得多穿几件衣服哦!”

   美智子失笑,看向海伦娜的眼神带着丝丝暖意,“当然咯。”

   “那要记得去找庄园主设计新时装哦!”

   “对了,你的线索还够吗?不够我送你新时装!”

   ……

   海伦娜又说了好几件事,准备依依不舍的离开时才猛然想起另一件重要的事。

   “美智子你的监管者宿舍还好吗?天气这么冷你知道怎么取暖吗?”

   美智子笑意盈盈的看着为自己操心的女孩,略带些俏皮道:“我只要知道怎么娶你就好了~”

   海伦娜:〔脸红ing〕



5.黄冒

   库特靠在椅背上,手里拿着自欺欺人书〔bushi〕,晃着脑袋,苦恼道:“我已经环游世界了,可是你还没怎么出去呢……”

   哈斯塔丝毫没有在意,只是紧紧的盯着库特的脸颊,懒散道:“随便啊,只要有你就好。”

   库特有些不满:“快点说个方法啊!”

   哈斯塔叹了口气,看着库特的眼睛,道:“只要围着你转就好了。”

   库特有些疑惑,“???”

   “因为你就是我的全世界吖~”

   〔哈斯塔式撩男朋友.jpg〕





不想填坑只想浪
只想浪
只——想——浪——
hiahiahia
还有几对cp没写,等下次

www这些cp超甜!

〔杰佣〕《恋爱时分》(直播向 2)

杰克x主播奈布

私设超多
*设定是可以在游戏里说话的
*奈布是新操控佣兵
*庄园只是个游戏
*直播梗

腹黑忠犬攻x冷静受

此时,杰克正在和裘克私聊。

   杰克:!!!

   裘克:骚年,排位放个人,不要太方。

   杰克:是奈布。

   裘克:卧槽老哥你什么时候泡到了!

   杰克:哈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裘克:哦

   裘克:看到你重色轻友的嘴脸,我决定说出真相。

   裘克:你只放了个人,压根没泡到。

   裘克:hhhhhh

   杰克:……

   裘克:有本事你泡到啊

   杰克:我现在就去谢谢

   杰克关掉了聊天频道,轻哼着小歌点开奈布的私聊,迅速的码字。

   杰克:奶布要不要和我一起打排位啊?

   奈布此时还开着直播,看到奶布两个字脸庞瞬间扭曲,却还是强撑淡定,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

   〔jio克我告诉你奈布是我们的〕

   〔呜呜呜呜我站这对〕

   〔真香QvQ〕

   奈布迅速打字回复。

   奈布:杰克……

   奈布:别叫我奶布谢谢

   杰克:好的小奶布

   奈布无奈的对着屏幕耸耸肩,反正有个奇奇怪怪的名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播间〕用户杰克给主播奈布赠送9999朵玫瑰,并赠言:笔芯哦

   奈布懵了:“喂!!!”

   〔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杰佣一生推!推完生一堆!〕

   〔杰克你撩奈布的手段很666〕

   杰克:奈布男朋友联机呗

   奈布:不联谢谢

   奈布:我开着直播呢

   杰克:哦

   杰克:不是本人谢谢

   奈布瞬间关掉聊天频道,可还是挡不住吃瓜群众们狂热的目光。

   〔我的男神出柜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被我的男神们带上俩绿帽子的我感到十分兴奋〕

   〔奈布你就从了他吧哦哈哈哈哈哈〕

   奈布懒得理弹幕。

   他直接点开匹配。

   求生者:奈布,玛尔塔,艾玛,艾米丽

   监管者会是谁呢……奈布静静的看着屏幕。

   监管者:杰克

   奈布沉默。

   〔哈哈哈哈哈奈布你还好吗〕

   〔佣医了解一下〕

   〔奈布:不要杰克,要双军〕

   〔杰佣是邪教!邪教!布丁赛高!〕

   〔杰克都公开示爱了佣医布丁双军请淡定〕

   杰克看着直播,眼神宠溺,但打开弹幕之后脸色瞬间黑了。

   看来……要让他们明白主cp是谁了。

   伴随着刺耳的玻璃破碎的声音,一片荒凉的景色呈现在眼前。枯黄色的杂草随着大风轻轻摇曳,暗红色的天空令人不寒而栗。月光隐藏在迷雾之下,只流出一小角淡淡的,诡异的红光。

   是军工厂。

   奈布刷新在了大门附近。

   他直接翻板翻窗,转着圈的到处浪,等着溜屠夫。

   可是杰克就是不管他,迅速把三个队友送上天。

   〔在队友死时我不厚道的笑了〕

   〔尤其是艾米丽推开佣兵自己去救艾玛的时候〕
  
   〔你们一定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玫瑰手杖_(:з」∠)_〕

   〔来,干了这碗狗粮〕

   “4台密码机未破译”

   奈布不可能逃脱,跟何况杰克还带了传送。

   奈布干脆到处皮,让杰克把他送上狂欢之椅。

   杰克很快就找到了他。

   杰克的声音带着笑意,完全看不出平时屠皇的气势。

   “呦呦呦,这是谁啊?”

   奈布淡定冷静的皱眉看着屏幕,一言不发。

   〔这对真香〕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奈布默默的看着jio克〕

   〔奈布心里苦但奈布不说.jpg〕

   “三放一了解一下~”杰克的声音响在奈布耳旁。

   奈布依旧没有动。

   “这个主播卖腐吸粉取消关注吧。”

   〔哈哈哈哈第一次听小奈布这么说〕

   〔奈布你不要放弃他啊〕

   〔咳咳咳……〕

   〔冷静受了解一下〕

   杰克把奈布送到密码机旁边,奈布做了个同意的手势,继续破译。

   直到奈布破译完毕,公主抱送到地窖旁边,杰克才放下他,让他跳下地窖。

   “我真的喜欢你哦~”杰克丝毫没有泄气,仍旧带着调笑意味说道。

   奈布什么都没有说。

   “求生者已投降”

   杰克看着屏幕上跳出的字体,轻声嗤笑。

   “你可逃不了的。”

一句医园

〔杰佣〕《恋爱时分》(直播向 1)

杰克x主播奈布

私设超多
*设定是可以在游戏里说话的
*奈布是新操控佣兵
*庄园只是个游戏
*直播梗

腹黑忠犬攻x冷静受

   第五人格是最近新出的一款游戏,十分火爆。

   当然,这也捧红了一群主播。

   其中一个,名叫奈布。

   奈布是名专门直播求生者的主播,可以称之为人皇中的皮皇。小丑冲刺会被他骗方向,要不就是钢铁冲刺;红蝶一直被他直视,砸板子砸的屠夫都要自暴自弃;章鱼哥的触手永远砸不到他;开膛手的雾区也永远对他没用。

   直到他遇见了屠皇榜第一名。

   周六晚上,奈布再次打开了直播间。

   观众的数量不停的疯长。

   奈布不自然的咳了一声,“大家好,今天我来直播佣兵的玩法,这个我以前没有尝试过,可能有点麻烦。”

   〔呜呜呜表白奈布〕

   〔奈布好帅好帅QvQ〕

   〔奈布我们是你的太太团!〕

   〔楼上淡定,奈布辣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有太太团〕

   〔解说一下,这是一个受气满满的主播〕

   奈布在打开游戏时抽空撇了一眼弹幕,看到上面一行行划过的字体,脸色不自然的红了,默默的转头。

   〔噫呜噫呜奈布好萌(○`ε´○)〕

   〔奈布不要怂!〕

   〔脸红了呢〕

   〔♂〕

   〔污污污污〕

   奈布点开游戏,选择求生者。

   〔噫呜噫呜,小奈布这是什么运气?!!〕

   〔奈布不要怂,我们怼爆他!〕

   〔这个运气……〕

   奈布匹配到了屠皇榜第一名杰克。

   奈布看到这个结果,微微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另一个方向。

   〔奈布淡定,就是匹配了个屠皇而已嘛~〕

   〔让我们一起泡到屠皇〕

   〔楼上好言论,不过屠皇是奈布一人的〕

   游戏开始。

   荒无人烟的教堂爬满了藤蔓,枯草被清理的一干二净,却掩不住阴森的气氛。

   是红教堂。

   刺耳的玻璃碎开的声音变小,奈布刷新在小木屋。奈布环顾四周,径直跑向小木屋里刷新的密码机。

   〔奈布怎么了?!!〕

   〔这里一般都有密码机,屠夫经常来的!〕

   〔奈布肿么直接跑这来了?〕

   〔小奈布溜翻屠夫!!!〕

   刺耳的电机声响起,虽然只是操控着角色听电机声音,可还是令人感到恐惧。他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体,眼睛紧紧的盯着游戏。

   耳边响起熟悉的心跳声音。糟了,是监管者。

   奈布瞬间蹲下,目光警惕的看向四周。

   起雾了。

   在奈布没有看到的视线死角,一道红光正悄然摸来。

   奈布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微微松了一口气,尽管心跳声依旧剧烈。他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自顾自的站起身来继续修电机。

   〔奈布霸气(°ㅂ° ╬)〕

   〔在屠皇面前修电机〕

   〔刺激刺激〕

   奈布依然谨慎的四处观察,耳边的心跳声越来越刺耳,他从电机右边转到左边,随时准备放板子。

   他的瞳孔微微一缩,余光撇到一抹身影,糟了。

   他迅速放下板子,却不慎将板子放在自己的前面。他回头瞥一眼监管者,距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他心里盘算着,咬咬牙,直接翻板子。

   〔噫噫噫〕

   〔奈布直接翻板子了?〕

   〔有点恐慌〕

   正当他的板子快要翻完直接跑开的时候,一道攻击却悄然而至。

   恐惧震慑。

   奈布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恐惧震慑?屠夫离自己很远的!

   在暗淡无光的天空中飘荡着的迷雾,给了他最好的解释。

   怎么没想到雾区呢……奈布兀自懊恼着。

   可他却没有看见监管者迟迟没有把他绑上狂欢之椅,反倒在他身边不断的转着圈。

   〔弹幕已经要疯了〕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奈布可能gay到了屠皇〕

   杰克并没有抓住佣兵,只是把他放到了狂欢之椅附近
   他应该是放血等人救。

   奈布:别救我!

   慢慢的,五台电机破译完毕,大门的号角声响起。奈布看着身边的红光,十分不解。这个时候不应该去大门那里等吗?怎么还在自己旁边晃来晃去?

   奈布不敢动,一直没有起身。

   开完大门后,队友都走了。

   这时,杰克才抱起来了奈布。

   奈布也没有挣扎,反正旁边就是狂欢之椅,早死晚死都得死。

   只不过杰克直接略过椅子,径直向前走,把他抱到了地窖旁边。

   逃脱。

   胜利。

   奈布在直播中震惊了。

   〔奈布有点懵〕

   〔排位放人,讲究!〕

   〔hhhh奈布你gay到了屠皇〕

   奈布很方。

   特别的方。

   为什么屠皇要放他,让他很方。

   而且排位放人,方的一批。

   此时,杰克正在和裘克私聊。

   杰克:!!!

   裘克:骚年,排位放个人,不要太方。

   杰克:是奶布。

   裘克:卧槽老哥你什么时候泡到了!

   杰克:哈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裘克:哦

   裘克:看到你重色轻友的嘴脸,我决定说出真相。

   裘克:你只放了个人,压根没泡到。

   裘克:hhhhhh

〔杰佣〕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不曾遇见光

*短篇严重ooc
*一发完结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鬼

食用愉快*'▽'*

会有人带他离开,带他离开这里。

年少的佣兵一直相信。

可他在泥坑里伸出无助的双手时,

无人理会。

他参加了佣兵团,在死亡中求生,

他无法离开。

他只能用鲜血来掩去无神的双眸。

他已然放弃,

黑暗,痛苦,茫然,鲜血。

一切阻挡着他。

佣兵是处于黑暗中的,无人知晓,也无人理会。

只有一次次的伤口才能清楚的告诉他,

他还活着。

可这和死又有什么区别。

他接取了佣兵团的最高任务,

在鲜血中拼杀,

大雨磅沱,迷离的双眼早已失去生命的温度,只余冰冷。

年轻的佣兵跌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任务”。

他在期待死亡。

戴着面具的男子心中想到。

泪水混合着雨水滑落脸庞,

这样,就解脱了吧。

突兀的,男子伸出手来。

“走吧。”

轻轻的两个字,便击溃了佣兵的所有防线。

他坐在地上,无理取闹般大哭起来。

终于……有人带他离开了……

男子带他离开,给予他一个家。

然后,便再无音讯。

他发疯了一般寻找,却找不到男子的身影。

什么都不肯留下……

佣兵收到了一封信。

一封沾满鲜血的信。

他来到庄园,寻找那人的身影。

他会微笑,会放肆的微笑。

可他却卸不掉那虚假的微笑。

他再次跌坐在地上,看着面前隐形的监管者。

他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却不见监管者微微颤抖。

监管者突兀的摘下面具,露出底下俊美的容颜。

佣兵张大了嘴巴。

戴着面具的男子仍然笑着伸出来手。

“走吧。”

这次,他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再也没有放开。


踏上荆棘,

走遍天下,

我也能找到你。

为此,

我在所不惜。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不曾见过光明。
                                       ——艾米莉-狄金森